【华声慈善周评】众筹款与医院无缝对接解决网募痛点

2018-10-26 16:10:45 来源:华声慈善|0

1540540422_1453201974.jpg

【编者按】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许多病人及家属都面临着精神与经济的双重压力。此时,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就成为很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慈善医疗众筹直接由慈善组织与医院结算,不仅解决了当前社会大病医疗众筹公信力不足、资金去向不透明等问题,更为患者在享受医疗保险、商业保险、政府大病救助政策的基础上,保障了救助的及时性和善款管理的规范化。

【一周热点新闻回顾】

湖北:“慈善医疗众筹”项目累计救助千余名低保患者

1540540469_843119483.jpg

 记者从湖北省慈善总会获悉,截至10月23日,“湖北慈善医疗众筹”项目启动实施一年多,累计筹款逾2000万元,超过40万人次参与捐赠。项目吸引省内142家医院签约,覆盖13个地市州,其中66家医院实现项目收费系统全自动接入,共为3000多名患者提供规范的互联网众筹服务,其中低保患者1088名。

华谊兄弟公益基金首个“幼儿园”项目落地大凉山

1540540502_1105963219.jpg

 10月23日,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洛古波乡洛古波村,由华谊兄弟公益基金捐建的同梦幼儿园迎来了一场简单而隆重的开园仪式。洛古波村同梦幼儿园是华谊兄弟公益基金在全国捐建的第一所幼儿园,是该基金“幼儿园”项目的第一个里程碑。未来,华谊兄弟公益基金将积极与各地区各级政府以及相关机构展开更多、更深入的合作,通过改建、新建等多种合作方式,帮助贫困山区的小朋友获得更好的学前教育。

国家林业部门与蚂蚁森林签约:将蚂蚁森林正式纳入全国义务植树尽责体系

1540540552_1974859833.jpg

 10月23日,蚂蚁金服与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中国绿化基金会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签署了“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战略合作协议,多方共同创新全民义务植树的尽责形式,推进义务植树和国土绿化事业的发展。

“授渔计划·平安成长”精准扶贫餐饮人助学行动在京启动

1540540589_976236366.jpg

 10月22日,“授渔计划·平安成长”精准扶贫餐饮人助学行动在京启动。活动携手餐饮界爱心企业在我国欠发达地区展开扶贫助学和教育培训,并与授渔计划项目学校进行结对帮扶,援建“双师课堂”教室,关爱困境青少年成长,助力扶贫攻坚,首批计划资助150名困境学生。

首届丝路国家青少年国际摄影作品展开幕式在京举行

1540540619_2078584592.jpg

 10月21日,首届丝路国家青少年国际摄影作品展开幕式在中国宋庆龄青少年科技文化交流中心举行。本次活动用摄影竞赛搭建丝路国家青少年文化交流平台,用欣赏、互鉴、共享的观点看待世界,推动不同文明交流互鉴、和谐共生,积极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添砖加瓦。

【公益名家】

金锦萍:公益与商业如何各就各位?如何相安无事?

1540540654_1394795609.jpg

 10月23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公益创新研究院与敦和基金会联合主办、南都公益基金会支持的“公益与商业关系国际研讨会”上,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金锦萍女士发表题目为《只有各就各位,方能相安无事:论公益与商业的法律边界》的主旨演讲。在演讲中,金锦萍女士明确提出,公益与商业从来不是水火不容的,但是法律上的公益组织与商业组织却泾渭分明。商业组织行善,法律原则上并无强制性规范只有奖励性措施(例如公益捐赠税前扣除);但是有一点却不容忽视:如果要求以公益为业的组织的设立,遵循的是特许原则和许可主义的话,那么诸位可能会发现,有一些以公益为业的机构即便想登记为商业组织也不可得;当然,商业组织在公益活动中的获益若是名利双收也未尝不可,例如公益营销。但是公益营销本质上属于附捐赠合同的商业营销,而且广而告之,故调整这一活动的主要是广告法和合同法,如果慈善法对此有所规制,也只是确保信息对称以及公益组织的利益没有遭受损失。

卢德之:共同把“生命签证”建设成世界和平与共享发展的文化胜地

1540540735_921023709.jpg

 10月22日,“生命签证”纪念馆奠基仪式在湖南益阳市会龙山举行。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卢德之博士代表捐赠人华民慈善基金会作了题为《共同把“生命签证”建设成世界和平与共享发展的文化胜地》的演讲。卢德之博士表示何凤山的文化精神不仅仅代表了一段历史,也启示了人类社会和平与共享的未来!我们应该用何凤山的文化精神、用构建21世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愿景来建设好“生命签证”,让这个美丽的建筑成为中华文化传承的标志、中以文化交流的重地、世界和平与共享文化交流互鉴的胜地!

【一周短评】

 近年来,网络上形形色色的众筹平台发展迅速,但经过“罗一笑事件”、天津爆炸时以“父亲受伤”为由诈捐等事件,让有爱心的公众对网络众筹的真假也产生了怀疑,网络募捐深陷“信任危机”。

 毋庸置疑,医疗网络募捐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们不能否认它的作用,更不宜一棍子打死,取缔了事。任何形式的慈善,都应该得到正确的引导。从实施的《慈善法》,我们看到了它对慈善的鼓励与规范。网络募捐恰如身怀七十二般变化、能上天入地的孙悟空,它本身有着巨大的“慈善法力”,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补上网络募捐的漏洞,扼住它的“慈善任性”,留住它的“慈善人性”。

 让网络募捐唱好慈善戏,我们要对数量庞大的网络募捐平台严格把关,采取软硬件、资质考核等措施的“过关考试”,进行正规合法化地“扩军”。同时,在把关准入的同时,对通过考核的募捐平台,进行更细化的法律约束。从求助者身份信息的核实,到募捐总数额的估定,到捐款人、数额、使用的公示,乃至募捐余款的处理,都必须一一明确,并出台违反规定的惩罚条例,从罚款到资质取缔等都要明确规定。更要明确其进行网络募捐的合法权利,以及收取相关费用管理和款项开支比例,给予合法地位、明确权利,正大光明地进行网络募捐。

 “互联网+医疗慈善”,是时代潮流。网络募捐应运而生,没有原罪。慈善就像往一只空杯子里倒水,而公开、公正是这个杯子的底。人性的一面是善良与悲悯,而另一面则是自私与贪欲,网络募捐的公开公正“杯子底”,需要各方监管的眼睛,确保“杯子底”看得到。相关部门对网络平台的资质和运营进行监管,是职能部门的本职工作,社会、舆论的监管,是确保“杯子底”的社会正义。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