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效雄——纳税情结

2018-04-23 14:05:33 来源:风起小说张效雄
  纳税渐渐成为国人常常议论的热门话题。
 
  我常常为自己而感到自豪。我自豪的原因是,自己是个诚实的纳税人。
 
  有人却说,你很傻。多少人偷税漏税,或者是“合理避税”,你有什么值得自豪的?百分之百的白痴!
 
  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或许是多年来受某些警察的气太多。当然我不是犯罪分子或嫌疑人,只是无端地偶然被他们纠缠而已。或许是受政府官员的白眼太多。我住的“鸟笼”在某个机关大院内,按品级算,自己是个等外之人。因此,我就常常冒出莫名其妙的“理想”来:哪一天像外国公民那样,在警察或是官员的面前,振臂扬起税单,劈头盖脸地骂个别太耀武扬威的公职人员,然后潇洒地说:“别忘了,你是我们养活的!”
 
  “理想主义”是有来由的。
 
  关于警察,我有过一次心痛的经历。大约是二十年前,那时我大学刚刚毕业,新婚燕尔,心气颇高。一日,妻子有些不适,便用自行车驮着她,穿过小巷去医院就诊。骑自行车带人,尽管大街上比比皆是,但毕竟违反了交通规则,恰好迎面碰了个十分年轻的警察,心头十分胆怯。妻子慌慌张张跳下来,差点摔个跟头。当然也免不了被警察逮个正着。他很不客气地将我们小两口弄到派出所,一边嚼着槟榔,吹胡子瞪眼睛将我们奚落了半个小时,患病的妻子痛苦之至。那时可能还不时兴大规模的罚款,也可能罚款没有什么“返还”的政策。钱没有掏出,气可是受了不少。尤其那警察一副说不出的味道,说话全然没有公仆的意味,而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很不是滋味。当时我才二十五六岁,看过一些外国书刊,很想学着外国人的腔调:“别忘了,你是为纳税人服务的!”但我气短。当时的月工资只有五十四元五角,离八百元的起征点远着呢。个人所得税为何物,那是个与己无关、十分遥远的概念,似乎也没有权力批评警察。
 
  5年以后,我因公东渡日本,在岛国呆了一段日子。回国登机时,由于技术的原因,没有拿到OK票上不了飞机,不得不滞留两天。按规定到有关官衙办理签证延期手续。谁料到日本竟与国内一样,我们照样受了一回冷遇,那些歌官员少有“友好”的面孔。据说全世界各国的签证衙门都是冷冰冰的气氛,签证官员都一个样儿,哪有不受气的。
 
  想对签证官教训教训,以中国官员们的信条“为人民服务”开道开道,或按纳税人的理念数落数落。但我没有在日本纳过税,甚至连几文钱的购物也没有,显然不具备批评人的权力。因此,我暗下决心,在今后有能力纳税时,一定主动缴纳,照章不误,做个模范公民。我的潜意识里为的是不受警察官员们的冤枉气。这也可能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障碍,至少是个“纳税情结”。
 
  后来变老了一些,知识面也广了一些,才知道纳税有直接的和间接的。直接的自不备述。间接的,如单位纳了“企业所得税”,也有自己的一份。或是购物,实际上是替生产商承担了部分税额。难怪那些油条般的烟民自夸为“对国家贡献最大”,以内烟款里包含了不少税额。其实,太太小姐们“贡献”最大,泡商场购物,挑三选四之间就在间接纳税。当然不法商人例外。除了他们自身不履行纳税义务的因素外,也有政策空子可钻。也有关人员的失职或是经办人员的营私舞弊,他们是偶尔为之,还是多数如此,我不得而知。
 
  因了“纳税情节”,我常常告诫自己做个老老实实的纳税人。但心里总有些不平衡。那些大腹便便的官员或是别的什么角儿,可能是我的收入的数倍,他们可曾有过税单?于是我有时不免生出怪论:何必如此,向谁看齐呢?
 
  最近读到一篇小文,说的是法国的事儿。在那边,纳税已成为“惯性”,不纳税是十分不光彩、见不得人的行为,国人当为之耻。看来,他们是向主动纳税人看齐的。
 
  由此想到自己的“纳税情节”很是可笑。自觉,是一种心里宽慰、心理正常的表现。纳税是一种责任。为了在警察官员面前出点气,未必太那个了点。治他们自有法律,还有“有关部门”嘛。公民们纳了税是有权监督的,就是不纳税的老年人也有监督指谪的权力。
 
  转念一想,税单呢?太太提醒我,纳了那么多税,谁承认、谁证明你尽了义务、拥有权利!朋友告知,孩子若是办出国手续,应附有一份家庭税单,说明你是一个诚实的人、尽了责任的人。这倒是很实际的问题。除了自觉以外,还要有一份凭证。或许我的心理又有毛病,一不小心,阴暗面又暴露出来了。自省之时,却有小人在敲着耳鼓膜:不能白交了!
 
  我倒是想起了一句话:别让小人钻了空子,占了便宜。但无论如何,税是一定要照章纳税的,一点不能含糊。实弹也是一定要取的,一点也不能含糊,不管你有没有“纳税情结”。
 
  作者介绍:
 
  张效雄,湖南日报社原副总经理、高级编辑,畅销小说作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风起》,东方出版社2015年出版。
(作者学生时代与后来成为夫人的女同学合影)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