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江湖》作者序:爱好是动力,成功靠坚持

2018-02-28 13:35:37 来源: 高飞锐思想
文/曾高飞
  书房前的窗外,一只燕子优雅地掠过。六月了,生命在野蛮生长,激情在蓬勃喷发。
 
  十年前这个时候,我惜别广州,成为北漂一族。2006年9月,我走进人民日报社大院,在人民网经济部开始了一份完全陌生的新工作。
 
  网络海量,让一天24小时时刻处在准备着的状态。繁忙让我与已经略有小成的文学创作割袍断义,一刀两断。唯一值得安慰的,所从事的工作,仍然与文字有关。
 
  但文学与新闻,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在文学领域,我曾游刃有余;但在新闻领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找不到北。采访,写新闻稿件,勉强可以交代。但新闻是一种技术含量不高的活,刚开始,我认为工作没有亮点,谈不上优秀,更做不到卓越。每天坐在工位上,都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负罪感,觉得对不起这份工作,对不起每天匆匆走过的时间,对不起曾经远大的抱负,对不起曾经显露的才华。以前的一切,都基本上归零了——新闻让我从头再来,谨慎起步,艰难跋涉,战战兢兢。
  峰回路转是2008年5月,在我努力工作了一年半之后。我创办了人民网手机频道,即现在的通信频道。其时我国主导的3G标准TD建设如火如荼,但外资观望,推进困难,最为核心的关键就是缺乏成熟终端;处于鼎盛期的诺基亚对TD冷眼旁观,没有研发TD终端计划。这对中国TD标准来说,是一个重大遗撼。并非诺基亚研发力量不行,而是其压根儿瞧不上TD标准。想通了这个道理,我做了一篇《诺基亚对TD发展态度冷淡》的文章,发表后在业界引发轰动,成为各大媒体头条。次日,诺基亚紧急召开全国性新闻发布会,回应并承诺说年底推出TD终端。当时主导TD建设的运营商中国移动对我那篇稿件很满意,其中一位领导特意打来电话感谢。那篇稿件出来,我感到自己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以日均两到三篇的频率做起了产经观察稿件。现在回过头来看,之前一年多在人民网碌碌无为,那是一个积淀过程,没有前面的厚积,就没有后面的薄发。也是那一刻开始,对于经济类的现象,特别是实体,我做得到透过现象看本质,写出来的稿件有了思想和灵魂,坐在工位上可以理直气壮地呼吸;行走在人民日报社大院里,昂首挺胸,觉得与其神圣匹配。
 
  感谢彼时我的领导董盟君女士。她对我的领导方式是放养,环境很宽松。稿件一做完,她做到了在第一时间审阅签发。再后来,她干脆放心放手了,不审了,我写完稿件自己做主签发,效率又更上层楼,我的积极性更高,工作更投入了。我一般在早上五点起床,五点半出门,六点钟到办公室写稿,八点钟发稿——那正是其他媒体上人民网来找新闻的时候。不到十点钟,我的文章被转载到各大网络。文章在第一时间,在一个强大的平台发表出来,被其他媒体争先转载,这对于一个作者来说,就是被认可,就是源源不断的动力。在人民网工作的前几年,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我写了很多稿件,也循序渐进地奠定了在家电,通信,IT领域的观察家地位。我成为一个问题发现者,任何经济体,哪怕装饰得再好再辉煌,我都能透过“皇帝的新装”,看出问题来。到现在我对任何产业基本上都能洞若观火,想写点啥都能信手拈来。一篇两三千字的文章,熟悉的行业,只要两三个小时;不熟悉的行业,可能稍长,需要查找资料,但一天功夫,稿件肯定按时保质。
 
  2014年末,突然想介入汽车行业。但人民网汽车频道不归我管,得找个平台,于是对时任法治周末社长兼总编辑肖黎明先生讲,想开一个专栏,做汽车观察。他欣然应许,并为专栏想了一个好名字——“飞车评论”。栏目推出,社会反响很大,几乎每篇稿件发表后,都在汽车行业和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被各大媒体广为转载,并被推送到各大网站,客户端首页显要位置,包括时兴的微信公众号。唯一让人遗憾的是,大多数媒体转载后,既不标明稿件来源,也不署上作者姓名,这让人不快——这是一种不尊重作者劳动成果的行为。有朋友建议我维权,并且怂恿我向这些网络平台索要稿费。他给我算了一笔帐,说维权的话,我一年光稿费收入可达百万。我很赞同,但至今没有付诸行动。因为我写作,不为稿费,只是一种兴趣爱好。当然,从我内心深处来讲,我希望网络编辑,微信公众号对作者和首发媒体有起码尊重,转载时署明源地和作者姓名。
 
  这十来年,我写过的财产经稿件多达数千篇,很多都轰动一时,单篇转载数量多达数百,甚至上千,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舆论场上的热门话题。读者立场不同,感受各异。所报道对象,多认为我是在做负面报道。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所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企业经营的局外人,或许能更清楚地看到企业在经营中的弊病。这些弊病,长远来看,对企业甚至是致命的。如果听之纵之,容易让企业置于危险境地。如果听得进去,加以改正,对企业前途来说,则是善莫大焉。一般而言,对于我的报道,有虚心接纳,积极改正的;也有认为我是胡搅蛮缠的。但实践证明,对待这些报道的态度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企业后来的命运。
 
  2008年是诺基亚最辉煌的时候,全球市场份额高达42%。我预言了它三年五年后会被三星超越,当时很多人认为我胡言乱语,是在帮三星黑诺基亚。
 
  2011年是HTC最辉煌的时候,它在安卓手机领域如入无人之境,我预言了它的没落,果然又被我不幸言中。中兴曾经一度是国产手机中的老大。但那时候,我指出来,中兴手机土鳖式外观将影响其市场份额,因为手机正在成为一种时尚消费品。中兴手机领导很不服气。但现在实践证明了谁对谁错。前两年在三星最辉煌的时候,我也预言过三星将没落。目前市场发展正在向着我的预言方向快步奔走。之所以预言准确,不是因为我有多神,而是任何事物,哪怕在最辉煌繁荣的时候,都有衰败的迹象显露。这些蛛丝马迹,我洞察到,并且指出来了,如果听进去,加以改进了,当然能续写辉煌;如果认为是瑕不掩瑜,那肯定会“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现在从过去上千稿件中挑选数80多篇结集成册,是对自己2016年下半年之前的新闻生涯的一次总结,也是一直萦绕自己脑海的一个梦想。在整理过程中,很是痛苦和不舍。鲁讯说: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和血。有些稿件,由于时效性和结集篇幅关系,不得不忍痛割爱。摘选出来的,是自己相对喜欢的,这种喜欢不仅是以写得好作为衡量尺度,有些在我从事新闻过程中,具有特殊意义。如诺基亚系列观察稿件,已经是时代久远了,但那代表自己在写作产经观察稿件时豁然开朗的伊始,是我产经观察的开篇之作。摩托罗拉已是一个很遥远的符号了,逐渐被人遗忘,但《工程师文化毁了摩托罗拉》一文,是当时人民网总裁通过公邮要全体采编认真学习的第一篇文章。
 
  本书虽然是独立成篇的文章汇集而成,但一滴水可以反映太阳的光辉,其中涉及到活跃在中国经济建设舞台上的企业家和企业,较有影响的,很多都有涉及,形成了这些年中国经济实体的集体印象,所以命名为《大咖江湖——中国产经风云启示录》,算是勉强说得过去。以后的新闻工作生涯,我的思路更清楚,视野更开阔。以后我将围绕两个方向来努力,一是观察或者采访有影响力的企业领袖。他们的经营智慧是全人类的,在创业大潮方兴未艾的当下,可以启迪很多人;他们的不足同样也是全人类的,很多人都需要,他们自己更需要。另一个是计划在法治周末开设“智新改变中国智造”专栏,尽我所能推动中国企业转型升级。在适当时候,我希望这两个选题的文章也能够结集出版。
 
  这是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感谢这个时代给了我们广阔舞台。我要以自己的智慧和方式参与其中,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人生苦短,付出了,不在乎收获,做自己喜欢的事,做自己专长的事。当然,我所喜欢和擅长的,也并非文字这一条道路。在我理想的职业生涯中,我还喜欢策划。所幸现在自己身边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经常在一起头脑风暴。从年龄上看,作为老大哥,我义不容辞要带好队伍。随着“2016中国高校校花大赛”、“2016中国高校学霸大赛”的正式启动,我的策划设想正在阳光照进现实。从事新闻工作伊始,我定下的目标就是做“策划型,行动型,专家型”的新闻工作者。我将举着梦想,砥砺前行!
 
  最后感谢责任编辑邓嫒嫒老师,王莹、文丽娟、杨店、黄秋燕、叶雨晨等小伙伴对本书所做大量幕后工作及黄金一样宝贵的意见。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